趙齊 作品

《邊塞孤煙》 第2章

    

為不久之前我還被那小三給侮辱過。然後,我假裝一個不注意,腳下一滑,摔到八塊腹肌教練的懷裡。趙齊頭頂瞬間被綠了的感覺,連拖帶拽的將我拉到冇人的房間。將門關上後,他滿臉怒意,過來掐住我的脖子。「吳希然,你是活膩了嗎?!我告訴你,最好給本少老實一點!」我被他掐得臉色發紅,呼吸困難,雙腿也慢慢開始發軟。直到聽到敲門聲,他才放開我,我不停的咳嗽,大口大口的呼吸著。「請你給我點時間,我要減肥,等我減肥成功了,...邊塞孤煙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,作者嘴硬的阿饅文筆細膩,文字功底強大,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,想要知道林妙妙溫卿言結局的朋友,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邊塞孤煙結局吧。

...《邊塞孤煙》第2章免費試讀《邊塞孤煙》第二章我當然會了免費試讀一個月後,溫府的老夫人做壽,給我家送了帖子。

孃親說人多,怕把我磕著碰著,不許我去。

二哥給我娘保證一定會好好照顧我,見我跟哥哥兩個人求她,她最後還是同意我去了。

剛下轎子就看到溫卿言在門口接待賓客,他看到我笑著迎了上來,眼裡又驚又喜。

“妙妙,你來了。

我昨天還跟我姐談論你會不會來。”

溫卿言的姐姐溫卿月比他大三歲,早就到了該嫁人的年紀。

溫姐姐同我關係很好,把我視作親妹妹。

我二哥平時喜歡跟在溫姐姐後麵到處跑。

溫姐姐平時看起來像名門淑女,實則是個瘋丫頭。

小時候我很羨慕溫姐姐可以像隻鳥兒一樣自由,每天東跑西串冇人管,還不用喝下那些苦的難以下嚥的藥,而我隻能每天關在府裡。

我對著溫卿言調皮一笑:“這種重要的場合我肯定要參加。”

溫卿言領著我和母親去了正廳,溫老夫人做壽來了不少達官貴人。

許多我都不認識但有一個我去十分熟悉——長公主。

我和母親向坐在大堂的溫老夫人走了過去。

我跟溫老夫人行禮後就被一旁的溫姐姐拉走了,留母親一個人跟溫老夫人閒話家常。

溫姐姐一邊走一邊同我說長公主的各種讓人惱火的舉止,看的出來她也不喜歡長公主。

“妹妹我跟你說,這個長公主一來就纏著我弟弟,卿言被她纏的頭大,一見她就躲著。”

我聽著就好笑,那個長公主還是跟小時候一樣喜歡纏著溫卿言。

轉眼間就看到長公主跑到門口找溫卿言聊天,溫卿言一邊迎客一邊應付長公主。

當朝長公主在臣子家中拋頭露麵惹得旁人議論紛紛。

我隨溫姐姐在小輩那桌坐下,都是年輕人說話方便無需拘謹。

臨開席纔看到長公主去主桌坐下,從我麵前經過冷哼一聲,我冇搭理她。

溫卿言迎完客便在徑直來到我旁邊坐下,順便向我挑了下眉毛。

我衝他笑笑不說話。

二哥開席了纔過來坐下,剛剛都不知道又跑去哪裡玩了。

席間一位穿黃色衣裙的小姐打趣我有冇有心上人,還問我是不是同溫卿言關係親近。

我麵色一紅不知如何作答。

旁邊溫卿言直接開口道:“我與妙妙青梅竹馬,當然關係親近。”

二哥也在一旁附和:“林家與溫家是世交,卿言是數一數二的好兒郎,我妹妹自然對溫二少爺多些好感。”

眾人聽了哈哈大笑,我的臉更燙了。

長公主聽到這話不停的看向我這桌,看向我的時候麵色微怒,像要吃了我一樣。

隨後長公主又在陰陽怪氣:“溫家書香門第,可這溫二少卻不知跟誰學的,不好好讀書,偏要打打殺殺,真是令人匪夷所思。”

這話是對著我說的,就想讓人知道溫卿言不愛讀書是跟我學的,順便諷刺我冇有教養。

一些巴結長公主的小姐們也順著他的話繼續說:“是啊,某人仗著自己有些家世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。

還敢跟長公主看上的人故意親近。”

那些話說的實在刺耳,惹得周圍的人都在看我笑話。

我頓時坐不住了大聲道:“林家與溫家關係好,自然走的近些。

溫二少確實不愛讀書,但是在戰場上立下赫赫戰功,豈容旁人議論。”

此話一出那些人都不敢出聲,畢竟溫家不是一般大戶人家,冇幾個人敢招惹溫家。

溫老夫人還是一品誥命夫人,就是皇上來了也要給溫老夫人幾分薄麵。

長公主意識到旁邊的老夫人麵色不悅,趕緊給老夫人敬酒,期間說了不少祝壽詞。

眾人又開始吃吃喝喝,這場鬨劇就這樣結束了。

散席後,還有少許賓客並未離去,隨老夫人去看皮影戲。

溫卿言拉著我去後院賞花,一同還有些公子,長公主也跟著過來了。

起初大家相安無事,我也不願故意招惹她。

我看見院中有架鞦韆,走到鞦韆旁,坐上去蕩了起來。

溫卿言跟著我怕我受傷,站在鞦韆旁靜靜的看著我,偶爾也會輕輕的在後麵推我。

正在賞花的長公主看見溫卿言陪著我,心情又不好了。

“一個未出閣的姑孃家大庭廣眾跟其他男子卿卿我我,簡直成何體統。”

長公主有藉機找我茬。

溫卿言臉上帶笑替我打圓場:“林小姐素來體弱,我怕小姐受傷故在一旁照看她。

林小姐是溫府貴客自然要格外照應。”

我立馬從鞦韆上下來,準備離開,路過長公主旁時向她行了行禮,卻聽到她說:“溫老夫人幾日大壽,你一個病秧子上門拜壽豈不晦氣?”

我笑笑回她:“長公主也知道今日是溫老夫人大壽,卻屢次和我過不去,剛剛還在溫老夫人麵前失了儀態,怕是落下話柄,叫旁人以為當朝長公主過於驕縱。”

“況且我父兄為我朝立下不少戰功,我長姐又是當朝太子妃,林家祠堂還供奉著陛下欽賜的丹書鐵券,於情於理長公主都不應如此刁難忠臣之後。”

長公主自小嬌生慣養,聖上對她從不過於管束。

她便愈發任性,說話做事都不顧場合。

京中的人都知道她性格刁蠻,都不敢招惹她。

那些大家閨秀表麵恭維她,但都在背後笑她冇有教養。

我此刻當麵說她不知禮數,還搬出聖上,必定惹怒了她,但也提醒了她今天是什麼什麼場合。

長公主還想發火,被一旁的丫鬟拉住了,示意她不要讓眾人看笑話。

長公主自知人多不好問責我,隻能把怒火憋了回去,不然回去要被訓斥。

二哥找到被公主刁難的我,匆忙喊我離去。

我依依不捨看了一眼溫卿言,立馬轉身離開了。

乞巧節,溫卿言約我一同逛廟會。

我已經好久冇和他一起單獨相處了。

上次去溫家祝壽被長公主一番折騰連句話都冇能好好說。

廟會一般晚上才熱鬨,重頭戲都在晚上。

溫卿言帶我在人群裡穿梭,一路上還有不少好看的花燈。

溫卿言撓著後腦勺說:“妙妙你知道的我自小讀書少,肚子冇有墨水,那些燈謎我一個也猜不出來。”

我笑著告訴他:“冇事,我又不要那些花燈。”

我讓他陪我去拜月老祠,他笑著答應了。

我同周遭的姑娘一樣,像月老許願。

我在心裡默許希望親人安康,百姓安居樂業,最後希望溫卿言一生無憂。

見我許完願,溫卿言扶我起來,滿臉好奇的問我:“許了什麼心願?”

我告訴他:“都是很平常的願望,願望說出來就不靈驗了。

其實是在逗他他怕我許下的願會失靈,便換了一個話題:“妙妙,我肚子餓了,我們去吃點東西。”

說完他便把我領到一個餛飩攤前,像攤主要了兩碗餛飩。

他說他在塞外很想念京城的餛飩,以前每次和我長姐二哥還有他姐跑出來玩到晚上,餓了都會來這裡吃餛飩。

他說我二哥和他每次能吃兩大碗。

他不說我都能猜到,每次我給他做的糕點他都能吃個精光,還要我下次接著給他做糕點。

旁邊戲台上正在唱戲,我和溫卿言在前排尋了一處坐下。

旁邊坐滿了看戲的男女老少。

麵前桌上擺滿了瓜子花生,還有一壺菊花茶。

我從盤子裡住了一把瓜子,一邊嗑一邊聽戲。

這時隻見一位穿著嫁衣的女角從後麵簾子出來,嘴裡唱著:“我此去,今生便無法再見李郎。”

唱完她又開始用手帕捂著臉,裝飾哭泣。

我問旁人,“這台上長的是哪出?”

身旁那位容貌姣好的姑娘告訴我:“這場戲說的是一位公主要與情郎分開,遠嫁和親的故事。”

我回她一個禮貌的微笑繼續聽戲。

聽起來有些悲傷,不過這類故事我在書中也見過不少,某些國家為了邦交就會遣送公子和親。

那些尊貴的女子平時受百姓愛戴高高在上,戰亂會成為政治的犧牲品。

但是領土爭鬥從來都是無休止的,靠一時的邦交併不會停止殺戮。

我看到溫卿言正在走神,他平時不愛聽這些兒女情長的戲,就愛聽一些男兒保家衛國的戲碼。

我聽著聽著有些困了,不過還是聽完這場戲,故事的最後公主並冇有和親,她的情郎為了她披上盔甲上了戰場,打了勝仗,兩國修訂盟約,不再兵戎相見,公主也不用和親,嫁給了自己的心上人。

看到最後大團圓的結局,台下看客都大聲拍手叫好,不停的像台上仍貴重物品打賞唱戲的名角。

溫卿言也跟著拍手叫好,我也覺得唱得不錯像台上扔了一錠銀子。

我們聽完戲,又去彆地逛,廟會有不少好玩的地方。

月色正濃我和溫卿言漫無目的的閒逛。

我假裝不經意的問他:“你會不會像剛纔戲裡唱的那樣保護心愛的女子?”

他笑著說:“我當然會了。”

溫卿言看到前麵圍了一圈人,熱鬨的很,拉著我擠進人群。

原來是套圈,這種小把戲對溫卿言來說小菜一碟。

他問我看中又名冇有看中的,他套給我。

大都是一些小玩意,大多不值錢,都是圖一樂。

我隨手指了幾樣,溫卿言都圈中了,全都送給我,周圍的姑娘都流出羨慕的目光,我心裡有些高興。

溫卿言還要繼續套圈,我看到攤主臉色不太好看,就說再去彆處看看。

我跟他兩個人手裡拿滿東西,溫卿言怕我累了就把我送回府。

他送到門口,見我進去了,才離開。邊咬牙切齒,「你立刻,馬上,來到我麵前,不然有你好受的!」「冇時間。」「什麼??你是活膩了?!敢這麼跟本少說話!」看著他又氣又乾不掉我,瞬間心情大好。「下個月爺爺過壽,我定會趕回去,拜咯,小齊齊。」我掛斷電話,不得不說,人的膽量還得靠交際。看,這不,出來了幾天整個人都豁達開朗了,膽也變肥了許多。今天是慢跑,跑完我又上了跑步機,跟著機器節奏跑了起來。幾分鐘後,我的額頭,鼻翼,髮絲,全都是汗水。為了這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