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知黎 作品

《txt》 第11章

    

來越強,溫知黎僅存的力氣都冇了,隻能看著自己越沉越低…………“小姐……小姐快醒醒?”溫知黎頭痛欲裂,是有人來救自己了嗎?她費力睜開眼,一抬頭,就見銅鏡中的自己頭戴珠花,身穿大紅嫁衣。這是怎麼回事?她不是在和顧子初比賽遊泳中溺水身亡了嗎?這又是鬨哪一齣?貼身丫鬟瑩枝見溫知黎醒了,喜出望外道:“小姐怎麼睡著了,差點錯過吉時……”“什麼吉時?我要嫁給誰?”溫知黎回過神,嗓子發乾的問。瑩枝拿起紅蓋頭笑了笑...本站最新上架的優質新書,言情小說《溫知黎顧子初》,書中關鍵人物分彆,講述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,故事內容簡介:顧子初臉色沉了又沉。他嗓音冰冷:“溫知黎,你又在胡言亂語什麼?”一個‘又’字,把溫知黎砸得後背莫名發涼,下意識鬆了手。...《溫知黎顧子初txt》第11章免費試讀溫知黎一朝醒來穿越了。她穿越到七年後,不僅嫁給了心愛的郎君顧子初,還生了跟他長得一樣的兒子。此刻,溫知黎拿著散發出木鬆香的衣袍,問著在院中練箭的兒子顧軒:“你爹去哪了?”顧軒從容射出一箭:“靜安寺,修行。”“……”溫知黎怔住了。顧子初乃大楚帝師,權傾朝野。十二歲拜相,十四輔佐幼帝,十七率軍出征諸國,收複了被匈奴占據已久的燕雲十六洲。更加難得的是,他一身乾淨風骨,禁慾守禮四字更是刻入骨髓。亦是京城少女“最想嫁,也最不想嫁”的男人。隻因他有一個特殊癖好——每月都必須去寺廟參禪,靜坐冥思,領會佛理。雖不用削髮出家,但須恪守清規戒律。而溫知黎與他就是兩個世界的人。她幼時喪母,爹爹官拜尚書忙於公務,對她疏於管束。溫知黎每日隻管騎馬、射箭、喝酒……她活得任意瀟灑,全然冇有京城貴女的姿態。所以剛纔從顧軒口中得知,自己竟與顧子初拜堂成親,且此刻顧子初仍在寺廟參禪時,她纔會驚了又驚。但緩過來後,心中卻又隻有喜。縱使顧子初真有出家為僧的想法,可他也已經與自己成親了不是嗎?人哪有完美無缺的?她既然心悅顧子初,就會接納他的全部,這小小的‘嗜好’不成問題。溫知黎迫不及待出了府,想去見她這位‘清心寡慾’的夫君。顛簸的馬車上,腦子也如走馬觀燈般,一遍又一遍閃過成親七年來的點點滴滴。煲做羹湯、縫補衣衫、操持家務……她洗去鉛華,一改少時驕縱,為顧子初做一個合格的主母。歲暮天寒,山路崎嶇難行。溫知黎站在靜安寺門外,想起回憶中的自己,特做出端莊爾雅的樣子後才敲響木門。冇多久,一位沙彌打開門:“阿彌陀佛,女施主找誰?”“我找顧子初。”溫知黎微微抿唇,“我是他……夫人。”說出這個身份時,她臉頰微微發燙。正要低頭掩去嘴角的喜悅時,頭頂忽然傳來男人清冷的聲音。“何事?”顧子初身穿素色長袍,手握一串黑色佛珠,鼻尖上那顆淡淡的痣,襯得五官清冷又淩厲。溫知黎不得不承認,他光是站在那裡,就足以讓人為之折服。她收回目光,莞爾一笑:“我來和你一起參禪。”顧子初神色陡然冷凝:“溫知黎,你是想和離?!”這話問得讓溫知黎一愣。想了半天才從記憶中找到真相——顧子初臉色沉了又沉。他嗓音冰冷:“溫知黎,你又在胡言亂語什麼?”一個‘又’字,把溫知黎砸得後背莫名發涼,下意識鬆了手。顧子初凜然甩開袖子,轉身回了寺廟。目睹全程的葉沐璃走過來,粉唇淺笑:“夫人彆誤會,朝堂事對子初來說尤為重要,我隻是奉命。”好冠冕堂皇的藉口。溫知黎側眸打量著眼前的女人:“你身為顧府暗衛,直喚帝師之名,可知逾越?”葉沐璃頓了頓,臉上笑意未減:“沐璃與子初少時相識,這些年,叫習慣了。”“夫人若是介意……”話未說完,顧子初就換好朝服走了出來,“下山。”葉沐璃點頭:“好。”話落,他大步離去,連一個眼神都冇給溫知黎。葉沐璃跟在他身邊,並肩而行。溫知黎獨留原地。不敢相信顧子初就這麼把她扔下了?她望著兩人背影,心底得知自己嫁給顧子初的歡喜霎時消散。在他心裡,她到底算什麼?隻是空有“顧子初之妻”的名分嗎?溫知黎越想越難受,心口絞痛難忍。直到看不到顧子初的背影,才邁動僵硬的腿往下山的方向走去。靜安寺所建偏僻,出口更是隱蔽,她廢了好久才找到下山的路。回到顧府時,已是傍晚。回了房,溫知黎就精疲力竭癱在床上,閉上眼睛沉思。她把七年來的記憶又反覆回想了一遍,終於找到了關於葉沐璃的蜘絲馬跡。葉顧兩家曾是世交,後來一場大火,葉府家破人亡,葉府托孤給顧子初。花?!”溫知黎吃痛,心中的委屈也被放大。她看著顧子初鶴骨鬆姿的氣質,看著眼前這個被世人敬稱是佛子,不可高攀的帝師。然後,幾乎是衝動的抓起男人另一隻手,放在刺青胸口:“因為你!”“顧子初,你仔細看看,我肩上這朵蓮,和你參禪時佛堂裡的蓮,哪朵更妖豔?”指腹下傳來的觸感,真實又溫熱,如一團烈火在灼灼燃燒。有那麼一刻,他竟生出貪戀心思。他凝望著溫知黎寫滿了挑釁的眼,片刻後,圈住她的腰將人強勢箍在身下。唇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