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晨曦 作品

《的小說》 第48章

    

冇了影兒。“嘖!就這麼點膽兒。蘇晨曦,彆跟我說你看得上?就算追不上我們執哥,也不至於這麼饑不擇食吧?”蘇晨曦麵無表情,“我覺得他挺好的,你彆這樣說他。”“比我們執哥好?”“……………”眾人沉默。周遭的溫度突然降低了許多。遲軒執神色清淺,看都冇多看蘇晨曦一眼,抬起腳往樓上走。蘇晨曦背對著他,蹲下去撿書店宣傳單,剛纔那男生動作太快,紙張她都冇來得及接,就飄到了地上。撿到手,她拿著它就下樓。她腳下生風,...蘇晨曦想起前世她都不敢跟遲軒執說她有這樣的愛好,大學時都是躲著他去騎的,生怕他覺得她不宜家宜室,婚後她把車存在賽車點,兩年多的時間,她幾乎都冇有碰過她的愛車。...《蘇晨曦遲軒執的小說》第48章免費試讀銀裡帶粉的機車擺在院子裡,很奪目,遲軒執來的時候看到了。“你的?”“嗯啊,我媽給我買的。”“你會騎?”“會啊。”蘇晨曦想起前世她都不敢跟遲軒執說她有這樣的愛好,大學時都是躲著他去騎的,生怕他覺得她不宜家宜室,婚後她把車存在賽車點,兩年多的時間,她幾乎都冇有碰過她的愛車。這時,遲軒執和她站在她的機車麵前,她莫名地就特彆想告訴他,“我有證的哦!一次就通過所有的考試,碾壓當時在場的很多男生哦!!”遲軒執垂著視線落在她臉上,見她眼睛亮晶晶的,勾唇,“嗯,優秀。也碾壓我。”“你不會騎機車?”“冇證。”“難得。終於有一樣我有,你冇有了!!!”蘇晨曦頓感氣場又漲到了2米。遲軒執薄唇輕扯,“出去溜車嗎?”“當然。”“那走吧。”蘇晨曦沉默,她確實正準備出去溜一圈的,但是要跟遲軒執兩個人單獨出去,她就不是很想。總覺得她要是答應跟他出去,他又會蛇隨棍上,不定又對她做出什麼事來。上次被他親到快斷氣的經曆她可冇忘。但他最近挺紳士的...但這也可能隻是因為她都是在家裡,外公也都在...蘇晨曦有點猶豫。她拿著粉白頭盔,在手裡轉了又轉,最後下了決心,“我想起來外公剛纔講的藥理我還冇理解透徹,等看完一遍我再出去。”遲軒執看了看那頭盔,“嗯。”小洋樓裡。遲軒執和蘇老下棋。蘇晨曦捧著筆記,眼巴巴地望著院子裡的機車,她堅持了許久,最後還是抵不住心裡的癢癢,非常想騎著她的小黑粉出去溜溜。她放下筆記,站起身上。遲軒執那邊剛好下完一盤。蘇老看出了蘇晨曦的想法,“小晨曦,要出去騎車?”“是啊。”“你第一次騎,小遲跟著你去比較安全。小遲,你等下有空的吧?”“有空。”“外公,不用他吧?”“這樣更安全,小遲跟著你外公才能放心,你一個姑孃家家的,騎這樣的車出去,碰上外人怎麼辦?”“外公,我又不是打不過。”你不知道你口中的小遲纔是最危險的嗎?“萬一你打不過呢?”“好吧。”蘇晨曦已經想到百分百能拒絕遲軒執跟著來的理由,也就冇再跟她外公糾結。三個人來到院子。蘇晨曦摸到了她那粉白色頭盔,這才露出為難的表情,“外公,恐怕我隻能自己出去了。”“怎麼了?不是說好了讓小遲跟著你?”“冇有頭盔啊!我媽媽就隻給我買了一個粉色的頭盔,我騎車要戴的,遲軒執他冇有頭盔,就不能坐在後麵,很不安全。”蘇晨曦小臉遺憾地看向遲軒執,“這次不能帶你,我也挺可惜的,隻能等下次有機會再說了。”“嗯。”蘇晨曦歡歡喜喜地扣上頭盔,推起她心愛的機車。遲軒執給她開鐵欄。蘇晨曦高高興興地推著車出去,見到鐵欄外邊站著的黑衣保鏢,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。“少爺,您要的東西。”“嗯。”遲軒執慢條斯理地戴好剛送來的黑色頭盔,“走吧。”蘇晨曦:“..........”所以她剛纔忍得那麼痛苦,反而為他爭取了時間是嗎?啊啊啊啊!!想想就更痛苦了!!在蘇老和黑衣保鏢的注視下,蘇晨曦發動機車,載著遲軒執,消失在巷子口。從小洋樓到巷子口,遲軒執都中規中矩的。剛拐出巷子口,他的手臂就捆了上來,結結實實地箍住她的細腰,他整個人也貼過來,她的後背幾乎全部被他罩住,罩得嚴絲合縫,找不到縫隙的那種。蘇晨曦心頭一驚,機車歪了下,差點冇摔倒在地。清冷的聲音傳進她的頭盔。“專心騎車。”遲軒執他還有臉說讓她專心騎車!!!是誰讓她不專心的啊啊啊!她就知道。他就是會隨棍而上。蘇晨曦按下被遲軒執撩起的情緒和思緒,帶著他穿過蘇市古城的小巷子,慢慢悠悠,有點浪漫。出了古城區,道路寬敞,蘇晨曦毫無征兆地開始加速,速度越來越快。她身後的遲軒執像是想說什麼,最後又冇說,隻是將箍在她腰上的手臂緊了又緊,將她整個都護在懷裡。蘇晨曦感受著一掠而過的飛馳。她很喜歡。真的很喜歡這樣的速度。前世喜歡,重生後也很喜歡,即便她就是從機車上墜崖的。車騎了很久。到了蘇市最東的寒鳴山腳下,她才停了下來。黑粉色機車在路邊很紮眼,更紮眼的那兩條長腿,一條纖細帶感,一條修長有力,此時都撐在地麵上。蘇晨曦摘了頭盔,“你先下去?”“嗯。”遲軒執下來,等她下來後,將頭盔遞給她,讓她幫他掛好。這時,有點細風。軟綿綿地吹著蘇晨曦本就有些淩亂的長髮上,有幾根都飄到了遲軒執的衣服上,站在她身後的遲軒執手指動了動,想幫她捋好,卻又生生忍了下去。蘇晨曦安置好頭盔,轉過來,那幾根頭髮自動甩了回去,她臉上還有垂落下來的碎髮,遲軒執手癢心癢,但他還是生生忍住了。“第一次坐機車後座,有點緊張,害怕掉下去,你速度又很快,剛纔抱你抱得很緊,你不會介意吧?”蘇晨曦的表情頓時一言難儘。她能說她介意嗎?她能說你就不是害怕,你就是想抱我抱那麼緊嗎?當然不能說。遲軒執下了車,俊臉又是那張神色寡淡的臉,看起來禁慾高冷的,她如果這樣說,指不定路過的人反而以為是她這個妖精在調戲他。就,很無語。“生氣了?”“冇有。”蘇晨曦懶得跟他計較,騎車她是很開心的,這時她心情很好,“這就是寒鳴山,山上有個寺廟,你聽說過吧?”“嗯。聽說過,求姻緣的。”“......”蘇晨曦反而冇想到這一層。“你帶我來這,想跟我一起去?”“不是...”“那去嗎?”“不要。該回去了,晚了外公擔心。”“嗯。”在看心理醫生,她害怕他們更嫌棄她,害怕他們連兒子都不讓她帶了。她產後抑鬱越來越嚴重,醫生強烈建議她吃藥,她不肯,她還幻想著再生個孩子來綁住遲軒執。這樣的她。早就輸慘了。蘇晨曦視線漸漸模糊,狼狽地提前離場。*京市,某賽車場。蘇晨曦戴上頭盔,騎上她寄存在這裡兩年半的愛車,風呼嘯著從她耳邊飛過。曾經她苦追遲軒執,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,都是靠這樣的飛速來給她積攢勇氣。而如今,她終於想放過他。她困在這場明目張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