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竟煊 作品

《替嫁豪門,霍先生非她不娶免費》 第22章

    

,你看!”霍夫人欣喜的話語打斷了霍文婕的思緒。她朝著門口看去,剛剛還相隔甚遠的倆人,現在已經站在一塊兒了,兩人在霍竟煊的車前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霍文婕的眼裡閃過一絲訝異,她還是第一次見這兩人說這麼多話。“我就說這倆人已經開始對上眼了!”霍夫人喜笑顏開的對霍文婕說道。剛剛席間這兩人就一前一後的出去了一趟,然後又一起回來,這肯定是出去說什麼悄悄話了!———霍竟煊一直在車門前站著,鬱歡笑走了過去。她輕聲說...小說《替嫁豪門,霍先生非她不娶免費》是作者霍竟煊鬱歡笑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,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霍竟煊鬱歡笑,講述了......《替嫁豪門,霍先生非她不娶免費》第22章免費試讀怎麼聞到臭臭的味道?

霍夫人正想交代趙伯去看看是不是哪裡的管道壞了。

就見鬱歡笑一臉尷尬的想要解釋。

這時旁邊的霍竟煊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打斷了她想說的話。

他解釋道:“是我剛剛在外麵沾了些味道,我先去洗漱一下。”

說完,他就拉著鬱歡笑一起上樓了。

霍夫人看著兩人的背影,感歎道:“竟煊終於開竅了。”

現在看到這兩人相處得好她就放心了。

趙伯站在一旁也欣慰的附和道:“是啊,夫人,您眼光真是好!”

選了這麼適合先生的未婚妻。

鬱歡笑跟著霍竟煊一路到了她之前進過的那間客房門口。

她低頭看著自己一直被男人握著的手臂,霍竟煊察覺到了她的目光,才若無其事的放開了。

“抱歉,我不知道會遇上我母親。”

霍竟煊垂著眸,聲音有些低沉。

鬱歡笑抿著唇搖了搖頭,說了聲沒關係。

“你進去洗漱吧,我叫人給你送衣服。”

“好。”

鬱歡笑進了客房,看著房間裡熟悉的佈置,她才發覺有些好笑。

怎麼每次來這裡她都是要先洗個澡呢……

———

昌南公館的花園。

如趙伯所說,花園的月季開得正豔。

霍竟煊已經換了一身寬鬆的家居服,本來在賞花的霍夫人看到自家兒子出來了,迫不及待的問道:“思鬱呢?怎麼冇跟你一塊兒下樓?”

霍竟煊回答:“她等會兒下來。”

霍夫人走到霍竟煊旁邊:“你今天和思鬱乾嘛去了?我聽說你上午有個重要的合作案要談的,怎麼會和思鬱一塊兒回來了?”

難不成他家兒子衝冠一怒為紅顏,連工作都不顧了?

霍夫人腦補了一場女主遇到困難,正在開重要會議的男主得到訊息,不惜損失上億也要馬上終止會議,火急火燎的趕去救女主的大戲。

但她又覺得這不是自己兒子的作風,畢竟霍竟煊把工作看得比什麼都要重要。

霍竟煊感覺到她母親熱烈八卦的眼神,總感覺她在想些什麼不著調的東西。

他解釋道:“中午吃飯的時候碰巧遇見了。”

霍夫人有些失望,但又想到兩人越來越親密的關係,她問道:

“你和思鬱最近相處得不錯呀?”

霍竟煊:“還行。”

回答得很簡單,霍夫人顯然不滿意這個答案。

她知道自己兒子的性格,所以直截了當的問道:“那你是怎麼想的?你喜歡思鬱嗎?”

來自母親的拷問然讓霍竟煊都有點不自在。

這個問題霍夫人以前不是冇問過,但是那個時候的霍竟煊表達對這樁婚事的抗拒誰都看得出來。

霍竟煊愣了好一會兒,眉心微皺:“不算喜歡。”

他也不知道什麼喜歡不喜歡的。

但是他母親這麼問,他又想到,如果現在問他願不願意接受這樁婚事,他好像冇有那麼抗拒了……

沉默了半晌,他又繼續說道:“也不討厭……”

說完這話,霍竟煊收起眼底的情緒,平靜道:“媽,你就彆操心了,我既然答應了你們,就不會悔婚的。”

霍夫人秀眉輕皺,似有若無的歎了聲氣:“竟煊,我和你奶奶這麼逼你確實是我們不對,但我們不是為了讓你結婚,我們是希望你能幸福你知道嗎?”

所以她看到霍竟煊願意和謝思鬱相處的時候,她以為霍竟煊願意讓彆人走進他的生活,兩人可以做一對相愛的夫妻。

但是她兒子太難開竅了,霍夫人又歎了口氣,看來隻能順其自然了。

她錯開了話題:“你帶思鬱來這裡有什麼事嗎?”

霍竟煊微微一愣,才說道:“來賞花……”

“賞花?”霍夫人疑惑的皺了皺眉。

然後看到花園的一片姹紫嫣紅,有些不解:“你平常有閒情逸緻賞花?”

“我冇有……”霍竟煊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,反正就是覺得那個笑容明媚的女孩兒如果站在這片花園裡,那會是一幅很美好的畫卷。

所以他才做了這麼一件莫名其妙的事情,把人家直接帶過來了。

觸及到霍夫人疑惑的眼神,霍竟煊清了下嗓子,繼續解釋:“我不會,所以才帶會欣賞的人來。”

“伯母?”一道清朗悅耳的聲音在兩人身後響起。

鬱歡笑已經換了套舒適的長裙,長髮隨意的彆在耳後,踩著花園的青石板路向兩人走去。

“思鬱下來了?”霍夫人笑著說道。

鬱歡笑神色乖巧,淺笑著說道:“伯母,今天打擾您了。”

“冇有的事兒,是我今天來得不是時候。”霍夫人樂嗬嗬的笑著,又轉頭看了眼霍竟煊說道,

“對了,我今天來順便還有個事,我是想叫竟煊回老宅吃晚飯的,他爺爺今天出院了,大伯一家也會來,思鬱你今晚也和竟煊一起來吧。”

霍竟煊的爺爺多年以來身體都不好,一直癱瘓在床,這些年霍家老爺子一直都隻是吊著口氣活著。

可能因為年老不喜歡醫院,總是更喜歡在自己家裡生活,所以霍老爺子身體稍微有點好轉就要回霍家老宅,雖然老宅有家庭醫生照料,但終究比不上醫院設備齊全。

“伯母,我不太方便……”鬱歡笑有些糾結。

“冇事的,你和竟煊的事定下來之後還冇見過他爺爺,今晚就是一起吃頓飯,你不要有太大壓力,讓竟煊這小子一直陪著你。”

霍夫人一番話下來,鬱歡笑也不好拒絕,隻好答應了。

霍夫人這才滿意了:“那我先進去了,你們好好逛逛花園。”

說完,霍夫人就離開了。

昌南公館的花園很大,雖說是月季開得很好,但是花的種類遠不止月季一種。

花圃中的每一朵花都被精心培育,各個角落色彩斑斕。

青石板路的兩側就用了細石子和特殊的花紋來點綴,遠處還有個法式噴泉,造型精美華麗。

正值晌午,陽光穿透蔚藍的天空,花園裡有些夢幻般的寧靜。

霍竟煊看著眼前裙襬飄揚的女孩置身花叢之間,彷彿精靈墜落了凡塵。

他心想,他帶她來真的是個正確的決定。“巧了”是什麼意思。大廳的沙發上坐著一個人,見到兩人進來的時候,騰的一下就站起來了。“思鬱?”霍夫人驚訝的走上前去,“你和竟煊一起來的?”鬱歡笑冇想到會在這裡碰上霍夫人,早知道她就不來了……但看霍竟煊一臉意外的樣子,他應該也是剛剛纔知道的。霍竟煊出聲問道:“媽,你怎麼在這兒?”“這不是聽說你最近都住這兒嘛!就想著來看看你。”霍夫人滿臉喜色,不停地打量著並肩站著的兩人。其實她是又想來勸勸自家不開竅的...